南都訊 記者曹晶晶 近日,湖北省作協主席方方指詩人柳忠秧運作魯迅文學獎一事,引起各方關註。柳忠秧昨晚稱已聘請律師,將在近日提起對方方的訴訟。而魯迅文學獎的主辦單位———中國作協相關人士表示,在魯獎參評作品的公示期內,作協將對收到的投訴和舉報進行認真核實,並如實向評委會報告。
  微博引發隔空喊話
  5月25日,作家、湖北省作協主席方方發微博稱,“聽同事說,我省一詩人在魯迅文學獎由省作協向中國作協參評推薦時,以全票通過。我很生氣。此人詩寫得差,推薦前就到處活動。這樣的人理應抵制。作協方面態度明朗。但他卻把所有評委搞定。評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們重人情而輕文學。無奈。我相信此人現正在北京評委中四處活動。我們拭目以待。”此言一齣,很快就在網上引發廣泛關註。
  當晚,方方再次在微博引用該作者創作的相關詩歌詩句,稱“我真的覺得省作協不能推薦這類作品去中國作協參評魯獎”。一時,矛頭直指詩人柳忠秧。方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還提到,“在省作協評委會評選前,曾接到柳忠秧托人轉達的說情電話,並得知他也邀請作協黨組成員和相關部分負責人吃飯,但遭拒絕”。
  對此,柳忠秧的態度也頗為強硬。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先是向對方方喊話“有本事單挑,你別弄一些什麼粉絲,你抹黑不了我,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此後,柳忠秧又表示,“方主席指責我在湖北作協的初評中拉關係。我想說的是,這可是一個很嚴肅的法律問題。你這樣造謠,請拿出證據來!如果沒有證據,那就是你誣陷我,不可能有第二種判斷。如果方主席拿不出證據,那就是構陷、誹謗,咱就法庭上見!”
  方方:暫不便回應
  昨晚,南都記者撥通了柳忠秧的電話。他稱自己根本不知道作協的評委是誰,不可能去運作獲獎之事。
  “作協的評委由作協決定,我一個都不知道,連通過初選的結果都是收到一條作協的短信才知道。”柳忠秧告訴南都記者,將在近日提起對方方的訴訟。“我已將方方在網上及媒體上的發言收集完畢,交給公證處做了公證,還聘請了三名律師,其中兩名出庭,一名作為法律顧問出謀劃策。”
  同時,他認為媒體和公眾將他通過評選初選的事無限放大了。“公眾可能對魯迅文學獎的評選不熟悉,其實初選的資格很容易獲得,我已不是第一次通過初選了。前幾年有一首《嶺南歌》也曾通過初選。”
  方方昨晚在接到南都記者電話後表示,已經知曉柳忠秧將要起訴她的消息,但目前不方便回應。
  各方說法
  中國作協:將核實並向評委會報告
  中國作協方面人士昨日表示,在魯獎公示期內,作協對收到的投訴和舉報會認真核實,並如實向評委會報告。據悉,今年魯獎首次改為實名投票制,產生獲獎作品的實名投票情況與評獎結果一併公佈。此外,2月27日新修訂的《魯迅文學獎評獎條例》,在評選程序中明確指出,“申報參評的作品,經評獎辦公室審核後公示。如發現不符合參評條件的,取消參評資格。”評獎紀律也指出,“杜絕行賄受賄等違法違紀行為和人情請托等不正之風。評獎委員會及評獎辦公室成員不得有任何可能影響評選結果的不正當行為。”
  魯獎評委會原副主任白描:不能說明魯獎有貓膩
  白描說,“中國作家協會設立的各大獎項,推薦的大門永遠向大家敞開,但獲得推薦的作品不一定都是好的。”白描認為,歷年來入圍魯迅文學獎評選的作品,存在水平參差不齊的現象很正常,一件質量不算高的作品被推薦入圍魯迅文學獎參評目錄,並不能說明魯迅文學獎這個獎項存在“貓膩”和不公。而對於柳忠秧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方方“讀不懂我的詩,沒資格評論我的詩歌”,白描認為站不住腳,“方方作為小說家,她也可以從她的角度去評價一首詩,反過來詩人也有權利評價一部小說的好壞。”
  作品獲參評資格詩人大衛:不是我心目中的詩歌
  大衛的作品《蕩漾》已獲得本屆魯迅文學獎參評資格,正在公示期。他認為,“不僅僅是柳忠秧,參評的每一部作品都值得質疑,程序的正義是第一步,先看看那些參評作品是怎樣推薦上來的,包括我的作品,也歡迎大家質疑。”正如法國文學家伏爾泰所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大衛認為,方方的質疑對柳忠秧是一種促進,“真金不怕火煉,如果對方方的評論不服,大可把自己的作品都‘曬’出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而對於柳忠秧的入圍作品,他直言“不是我心目中的詩歌。” 人民網  (原標題:柳忠秧:已聘請律師 中國作協:會核實投訴)

yh92yhypo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